市场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新加坡“中金公司”的警示:大力发挥民企作用 慎用国企身份

发布者: 发布日期:2016-09-06

        提要:尽管2016一季度财报同比下滑,但在过去十年间,新加坡国有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的投资组合净值几近翻倍,令人瞩目。然而,淡马锡模式并非神话,也有诸多缺陷。不可否认的是,其抗风险能力仍然偏弱,如淡马锡将目光过多地集中于新加坡和亚洲,一有风吹草动便受牵连。
  中国应该吸取淡马锡的教训,“走出去”企业海外投资应多元化布局,以有效地分散和化解风险;同时优化投资结构,注重基础性行业;培养市场意识,慎用政商关系;以民企为主体开展海外竞投标等。
  淡马锡控股(下称“淡马锡”)是新加坡国有控股的资本公司,其手下控股管理着23家国联企业,类似于中国的国务院国资委与中金公司的合体。淡马锡集监管和投资于一身,在新加坡经济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淡马锡投资组合净值为2420亿新元(约11869亿元人民币),比上一财年减少240亿新元(约1177亿元人民币)。
  尽管2016财年的表现不甚令人满意,但是,在过去十年间,淡马锡的投资组合净值几近翻倍,令人瞩目。
  一直以来,淡马锡以其傲人的数字以及新加坡“华人国家”的特性,让国人对淡马锡多了一份关注。
  我在新加坡工作、生活多年,也与淡马锡打过交道。淡马锡曾一度是我曾任职的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的重要股东之一。
  在我看来,淡马锡在投资上的一些做法的确可圈可点,值得我们借鉴。当下,随着我国正在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海外投资的步伐逐步加大,淡马锡的海外资本运作也可以为我国的企业提供启示。
  但是,淡马锡的成功有其特殊的历史条件和政策背景,无需过多地吹嘘其“回报神话”。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淡马锡模式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和我国企业“走出去”也提供了警示的一面。
  第一,投资区域应多元,以分散投资风险。
  作为国有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的盈亏极大地影响着新加坡经济的稳定性,这就要求淡马锡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淡马锡在过去十年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不可否认的是,其抗风险能力仍然偏弱,国际市场上的风吹草动都会极大地影响到淡马锡的盈利,甚至直接带来新加坡币的贬值。
  例如,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淡马锡2009财年投资组合净值便缩水50亿新加坡元;而中国等亚洲国家的经济增长放缓又直接导致淡马锡2016财年240亿新加坡元的亏损。相比之下,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就不至如此。
  究其原因,淡马锡相对固化的投资结构使得这一现象不可避免。在投资目的地的选择上,淡马锡将目光过多地集中于新加坡和亚洲,这两者在淡马锡投资的目的地选择中所占比例高达70%。截至2016年3月31日,淡马锡在新加坡和中国的资产分别占投资组合的29%和25%,美国位居第三,占10%。这三个国家也占据了淡马锡近七成的投资量。
  这样的投资市场选择就决定了,一旦中国或美国出现经济波动,或者因为新加坡长期以来在中美之间“走钢丝”而导致的失衡,以致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对淡马锡采取抵制政策,淡马锡将遭受重创。

过去十年淡马锡投资的地理区域分布

        事实上,淡马锡自身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正在有意识地降低亚洲地区在其投资中所占的比重,从2000年前后的80%逐步降至目前的70%。
  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以及中国企业“走出去”,也应注意这一问题。资产配置在成熟市场与发展中市场的比例,以及在“一带一路”各个国家中的比例,都要有科学而合理的布局,多元化的选择可以有效规避风险,避免“牵一发而动全身”。
  从国家角度来讲,应该吸取淡马锡的教训,高瞻远瞩地指导我国“走出去”企业的海外投资布局,尽可能多地覆盖不同地区,以有效地分散和化解风险。
  第二,投资结构需优化,不可忽视基础性行业。
  “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是投资者所奉为圭臬的话语。但是,在实际投资操作中淡马锡却没有做到,这显然值得我国企业警醒。
  截至2016年3月31日,电信、媒体与科技领域(TMT),是淡马锡投资的最大领域,占其总投资组合的25%,而新加坡电信又是其最大的单一投资,占投资组合的13%。淡马锡作为国家的投资公司,单笔投资占据13%仍然是一个比较危险的数字。
  从投资结构来看,淡马锡对前沿科技的关注和投入较大,基础性行业所占据的比例相对较小。这样的比例结构对我国而言不具有太大的借鉴意义。
  中国是一个大国,经济体量远非新加坡可比。在我国对外投资中,与国民经济相关的基础性行业要占据更加优势的地位,还要兼顾新兴行业和未来发展的“朝阳产业”。

过去三年淡马锡投资的行业领域分布

        第三,强化市场意识,弱化政商关系运作。
  一直以来,淡马锡特别重视发展良好的政商关系,并从中受益良多,但近年来有些不灵。
  淡马锡之前与印度尼西亚政府保持较好的关系,对包括印尼国际银行在内的多家企业进行了投资。但是,随着印尼政府的更迭,印尼宣布了反垄断法令。这一政策的调整,对淡马锡在印尼的布局造成了较大影响。虽然印尼财政部长宣称“并非针对本地的淡马锡控股”,但是,大众还是将其看作当局与淡马锡关系的破裂。
  在中国也如是,新加坡当局通过在新加坡举办的总裁班、市长班,炫耀新加坡治国理念、推销淡马锡经验、搜挖中国富豪落户新加坡等做法,使得淡马锡与中国建立了良好的政商关系,也获得了很多资源。但是,随着中国反腐力度加强和程序的规范化,其在华的投资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我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和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定要培养市场意识,把政商关系放到其次的地位。虽然良好的政商关系可以提供发展的捷径,但是,从长远来看,只有加强核心竞争力,以产品、技术、理念服人,才能在海外丛林法则的投资并购竞争中脱颖而出,让别有用心的人无话可说,从而为国家争取利益。
  第四,加强与民企合作,慎用国企身份。
  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国企所具有的浓重的国家属性一直为一些国家所警惕,做工程而不是投资的模式也让中国企业“水土不服”,并因此丧失了一些机会。夭折的墨西哥高铁投资的部分原因,就是中国的国企身份引起了当地民众的反感。当年中海油收购优尼科也同样遭到美国政府的抵制。
  在这方面,淡马锡作为新加坡财政部独家控股的企业也同样提供了诸多的深刻教训。2006年,泰国总理他信家族控股的西那瓦集团与淡马锡达成协议,以约合18.8亿美元将西那瓦集团49.6%的控股权出售给淡马锡。这一举动激起了泰国大规模的民族主义反弹,并引发了泰国的政治危机。
  中资企业走出去要汲取淡马锡的教训,不能动不动就以国企的身份“走出去”,这样不仅会面临来自目标国政府和民众的质疑乃至抵制,更将耗费更大成本以换取妥协,比如:采购当地原材料、雇佣当地居民等都将带来额外的成本支出。
  面对这一情况,我们可以有效地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融合国企、民企二者优势以换取最大利益。具体而言,可以促成国企和民企合作,以民企为主体开展海外的竞投标,负责前端的相关事宜。一旦做成之后,再引入国企作为战略伙伴,发挥国企的资源、人力优势,通力合作,运营海外项目。
  这样的良性循环,将有助于快速地打开海外市场,也将增强我国市场经济的活力,有效地改善当下“泾渭分明”的状况。
  淡马锡已经走到第42个年头了,在近半个世纪中保持较高的增长率。这有其值得我们学习的一面,但淡马锡过去的成就也有其历史的背景和独特的地理优势的原因。
  我国和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相比,始终存在着较大的国情差异,“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对淡马锡进行批判性地研究和借鉴,而不是一味的追捧,方是我国和我国企业应有的态度。我们应该明白,淡马锡乃至新加坡当局吹嘘与放大淡马锡“经验”也有其赚取声誉资本,博得中国资源的重要考量!
--------------------------------------------------
  作者:陈九霖,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前副总,清华大学法学博士。